首页 > 文化 > 正文

从文艺界“因嫉妒生恨”现象说开去
2018-11-11 20:08:07 来源:澳门正规博彩十大博彩 编辑:贺强

导读:文艺界存在“因嫉妒生恨”现象虽自古有之,但是当下有的地方尤甚尤猛。

       文/刘奇叶
 
       文艺界是指文学艺术界的简称。有文人相聚的地方,就有文艺界。

       文艺界存在“因嫉妒生恨”现象由来已久。三国魏朝曹丕在《典论•论文》里说:“文人相轻,自古而然。”文艺界之所以存在“因嫉妒生恨”闹矛盾现象,往往先是文人之间互相看不起,嗜好吹捧自己,轻视他人,甚至发展到攻击、诋毁、私骂或打压他人。南宋诗人严羽著述《沧浪诗话》当时论诗标榜盛唐,他主张诗有别裁、别趣之说,批评了当时经文字、才学、议论为诗的弊病,与理学家的文学观恰成对立,结果自然引发理学家们的不满和辨论批评。但古人毕竟强于今天的文人素质修养,古人只局限于学术上的对立批评,并没有撕掉文人的遮羞布上升到相互攻击对骂这一步。而当下有的地方文艺界就不一样了,首先是其文艺环境氛围不一样,这个“不一样”固然是当下的社会道德严重滑坡造成的。

       党的十八大以来,在全面从严治党、狠抓惩治腐败斗争中,为什么会有那么多“老虎”落马?一句话,就是心中贪欲无厌的欲望滋养了昔日这些“老虎”们的成长。“老虎”们都变坏了,这个社会还会好吗?文艺界不是世外桃源,也不是什么圣洁净地,文人墨客也好,抑或文官艺吏也罢,都是一些食人间烟火者。食人间烟火就会容易产生贪欲,包括名与利的争夺欲望。于是乎,有些地方文艺界难免不谄佞当道,奸恶难分;于是乎,有些地方文艺界环境恶劣,文人相轻又何止是“因嫉妒产生恨”呢?其实,从当今全面从严治党、反腐倡廉来看,党的纪律部门的视线不应该只局限放在政界高官“老虎”身上,须不知,在当下有的地方文艺界,一些手中持权的邪恶奸佞之猖獗与嚣张气势,尤为猛于“虎”矣!

       若是纯粹的文人相轻还好说一点,而文艺界存在“因嫉妒生恨”闹矛盾现象就不好说了,不是那么简单法了。固然,文人相轻皆是因先羡慕,再是嫉妒,接下来产生忌恨,最后嬗变为仇敌。但请注意,在这里面,别忽略了一个“因嫉妒生恨”流程的嬗变。这个流程的嬗变是需要一个过程,具备一个条件的。那又是怎地一个什么过程,一个什么条件呢?那就是取决于当地文艺界掌握文人荣损“生杀大权”的文官艺吏(或地方文艺界有关协会负责人)的态度和处理方法。个别的文人再怎么争吵,之间只会伤和气,但难翻大船,无大碍筋骨和精神之殇。在当下这个社会,只有权力才是“削筋断骨”的利器!而文官艺吏的对待态度和处理方法,显然就是一个“名声”的标杆,一张“好坏”的晴雨表。可是,有些地方文艺界执掌的这一个“名声”的标杆,这一张“好坏”的晴雨表,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,而是饱受利益支配驱使的,即是出现了权力寻租与利益输送的腐败环节,由是,有的地方文艺界就会自然而然地诞生了排弃异己、结党营私、打压对手的小圈子。——这,才是当下一些地方文艺界存在闹不团结、惶恐可怕的“因嫉妒生恨”生乱现象的症结关键所在。诚然,纯粹个别文人“羡慕、嫉妒、恨”,不会太大影响文坛格局,但是如果是各搞拉帮结派、小圈子那一套,情形完全不一样了!特别是有的地方文艺界的小圈子,仰仗个别文官艺吏(或地方文艺界有关协会负责人)撑腰甚至带头扶立山头,搞裙带关系,有恃无恐,呼啦啦地拉拢一撮人,独霸一方,极尽排弃异己、打压人才之能事,如此“兵连祸结”,这个地方的文艺界又怎么不“硝烟弥漫”?譬如有些文人同样是出作品,自己得以发表与获奖趾高气扬,若是他人发表与获奖则不行,硬要煽动小圈子找个岔子,去毁他人名誉,总是标榜自己比他人高明或高尚得很。故而这些人往往出于嫉妒生恨心理,执着地认为别人不如自己,乃至摈弃“温良恭俭让”传统之德,占据“道德的制高点”,霸立山头,滥用手中权力,假公济私,颠倒黑白,手段阴暗,呼朋引伴,物以类聚,拨弄是非,孤立封杀对方,搅得文坛乌七八糟。中国有一句古话说得好:“凡事之所以难知者,以其窜端匿迹,立私于公,倚邪正,而以胜惑人之心也。”可见,有的地方一些文人与个别文官艺吏蝇营狗苟,沆瀣一气,上演“春秋无义战”分割瓜分文坛名利,委实可恶可憎矣!古云:“利者,众人所同欲也。专欲益己,其害大矣!贪之甚,则昏蔽而忘理义,求之极则侵夺而致仇怨。”(程颖、程颐《二程粹言·论学篇》)所以这个利益之欲,已给当下一些地方的文艺界带来很大的恶性冲击!如此一个败坏文风的文坛,与其说是一个鱼龙混杂的混浊水潭,不如说是一个不见硝烟的争名夺利的沙场,危害不可不大矣!由此而至,凡是存在“因嫉妒生恨”闹得个乌烟瘴气现象的一些地方文艺界,无不是跟个别地方文官艺吏(或地方文艺界有关协会负责人)丧失党性原则,大搞山头主义、拉帮结派、蝇营狗苟有关。

       文艺界存在“因嫉妒生恨”现象虽自古有之,但是当下有的地方尤甚尤猛。如国内以往发生过的王朔开骂金庸,余杰侮骂余秋雨等现象,以及一些辱骂鲁迅、脏抹郭沫若、讽批梁实秋、嘲笑林语堂,等等不良现象,都因是受了“文人相轻”的刺激所致,这都是偏执的,不可取的。文人之间相轻也好,或是文艺界产生“因嫉妒生恨”闹矛盾现象也罢,这些其实都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一种硬伤。笔者作为一个有良知、有正义感、有血性的作家,藉此奉劝那些文人相轻者,包括一些地方纵容文艺界肆行“因嫉妒生恨”闹矛盾现象或大搞山头主义的文官艺吏,还是回归孔孟儒道吧,以温良恭俭让之德绽放文坛!特别是地方文官艺吏(或地方文艺界有关协会负责人)只有崇尚仁者爱人,尊贤体敬,取长补短,相互扶持,这个地方文艺界才能够凝聚人心,合于民心,拧成一股绳,共谋文艺繁荣发展大业。正如先贤所说“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”,讲的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      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:“文艺界要积极弘扬传统文化,抒发爱党爱国爱家乡的热情,坚持文化自信在基层、在我们身边。”“要自觉担当起弘扬民族文化、繁荣文艺的任务,要继续团结好每一位文艺家,建设好每一支文艺队伍,创作好每一件艺术作品。”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这种文艺思想,就是告诫某些文官艺吏们,“群众利益无小事”,地方文艺界尤是如此。一些地方文官艺吏(或地方文艺界有关协会负责人),只有守住政治规矩,强化责任担当,谨言慎行,廉洁自律,摒弃文艺相轻陋习,团结相亲每一个文艺工作者,才能引领一个地方文艺界的道德风向标,从而促进当地文艺事业繁荣发展。

       诚然,凡是文人都属不易,但文艺上的学术批评应是批评就事论事,争论真理可以,切忌不能曲意歪解“文艺批评”,或“因嫉妒生恨”借端生事,蓄意攻击,掠夺名牟取利。尤其是那些手中有些权力的文官艺吏,以及那些因贪欲名利欲望无限膨胀,抑或因是腐败的潜规则和惯性,在十八大之后仍不收手不收敛,敢于顶风而上、大搞利益小圈子一套的文官艺吏,相信党的纪律(监委)部门绝不会手软的!

相关热词搜索:文艺界

上一篇:谭文革:新时代,我们仍需鲁迅精神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

首页 | 华早团队 | 华早简介 | 联系华早 | 版权声明 | 加入华早 | 业务体系 | 人员核验 | 华早文化衍生品 | 管理制度 | 华早大事记 | 撤稿申请

本站所刊登的澳门正规博彩十大博彩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澳门正规博彩十大博彩版权所有,转载请尊重版权,注明来源。

© 澳门正规博彩十大博彩社 版权所有

新闻爆料huaxiazaobao@126.com
在线咨询
QQ:281111172
新闻爆料
huaxiazaobao@126.com
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

返回顶部